试玩游戏兼职可靠吗

<nobr id="rd3vt"></nobr>

<track id="rd3vt"><listing id="rd3vt"></listing></track>

    <mark id="rd3vt"></mark>

    <delect id="rd3vt"></delect><pre id="rd3vt"><cite id="rd3vt"></cite></pre>

     首页 >> 头条新闻
    新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的困境及其批判
    2019年08月12日 09:47 来源:《经济研究》2018年第10期 作者:杨春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新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以自由市场作为核心,配之以有限政府、道德秩序作为其相应的基础,并认为这样一种组合将能够在创造经济繁荣的过程中保障最大限度的个人自由。但是,新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阵营内部,对这些理念及组合的论证,是存在矛盾和冲突的,并没有一种逻辑上一致的分析,可以说是各种分析的杂烩。对于自由市场本质的理解,芝加哥学派和奥地利学派就持有不同的论证思路和观点。前者的论证基于均衡的概念,而后者的论证则是基于对不确定性的认识。至于这类经济学家基于“一致同意”对有限政府的论证,以及对基于纯粹个人主义社会观的所谓“道德秩序”的追求,却充满乌托邦的色彩。他们以“消极自由”的名义为自由市场提供辩护时,不仅使他们不可避免地陷入与自己所倡导的政治自由和道德秩序之间的冲突,而且也与欧美近代以来的主流文明趋势发生对抗。

      关键词:自由市场/有限政府/一致同意/道德秩序

      作者简介:杨春学,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经济学院,电子信箱:ycx16m@aliyun.com 100070

      基金项目: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经济思想史的知识社会学研究”(14AZD109)的阶段性成果。

     

        一、引论

      国内学界和媒体用于指称以弗里德里希·哈耶克、米尔顿·弗里德曼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英文实为neo-liberalism。与此密切相关的另一个英文new liberalism,也被译为“新自由主义”,这导致在讨论中出现某些混乱。从词义的角度来看,“new”和“neo-”虽然都具有汉语所说的“新”之意,但“neo-”所说的“新”具有“复制、模仿(copy)先前事物”之意。就欧美自由主义思想史来说,new liberalism兴起于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力图发展出一种不同于古典主义的积极政府观,借助政府的力量,发展和实现“积极的自由”,这是对古典自由主义(classic liberalism)的批评和修正。它无论在时间上还是逻辑上,都先于neo-liberalism。至于neo-liberalism,在很大程度上是对new liberalism的批判和否定。哈耶克、弗里德曼用neo-liberalism自称,第一是为了对抗new liberalism及其影响;第二是为了表达他们复兴、发展和超越古典自由主义的努力,即追求法治下的有限政府。哈耶克和弗里德曼就多次强调自己的自由观秉承的是英国古典自由主义传统。

      据考证(琼斯,2004),neo-liberalism这一概念最早出现于1938年法国哲学家路易·鲁吉耶在巴黎组织的沃尔特·李普曼著作《美好社会》的研讨会上,意在探讨自由社会的前景,重构自由主义。哈耶克、米塞斯都参加了此次会议,并在1947年组织朝圣山学社时明言:“朝圣山学社的成员对自由的理解的核心是,鼓励、维持并保护自由市场资本主义。这才是西方民主制制度的定义性特征。要想扭转思想潮流的趋势,必须坚持这个核心。”因此,按其蕴含之意,neo-liberalism应译为“新古典自由主义”最为贴切,这样,才符合哈耶克、弗里德曼的原意。相应地,我们把他们所代表的倡导“自由市场”的思想称之“新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至于凯恩斯及其追随者、哲学家罗尔斯和德沃金等人,在自由主义谱系中属于“新自由主义”支系。不过,凯恩斯主义者自称时,并不使用new liberalism的提法,而是直接用“自由主义者”或“自由主义现代派”。

      新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基本上是作为以凯恩斯为精神领袖、萨缪尔森的《经济学》为蓝本的主流经济学的批判者的身份登上学术舞台的。把他们统一在一起的旗帜,是“自由市场”理念。市场本身就孕育着自己的自由逻辑,包括契约自由、职业选择自由、迁徙自由等。但是,这些自由市场理念倡导者走得更远。在他们的眼里,只有“消极的(negative)自由”,没有“积极的自由”的任何容身之处,把倡导“积极的自由”的思想斥为伪自由主义。

      按照伯林(Berlin,1969)的经典解释,所谓“消极的自由”是指“免于……的自由”(freedom from),即从他人特别是国家的束缚和强制下解放出来的状态。它关心的问题是:“一个人或个人组成的团体不受他人干涉,做自己想做的事,在多大范围内能够或应该任凭自己的追求为所欲为。”这种不受干涉的范围越大,就表明个人的自由度越高。所谓“积极的自由”是说“做……的自由”(freedom to),即希望扩大个人享受自由的能力,包含着获得某种结果的权利。它关心的问题是:“决定某人不要这个而要那个、不是这个而是那个管制乃至干预的根据是什么,以及谁来决定。”

      依此而论,凯恩斯及其追随者所信奉的自由主义并不反对“消极的自由”,但进一步援引“积极的自由”观。在他们看来,充分意义上的个人自由包括拥有自我实现的机会和能力,因此,必须超越机会均等。“积极的自由”观的政策含义是:如果某些资源(包括个体的人力资源)是有效地实现自由所必需的,那么,拥有这些资源,就必须视为自由本身的构成部分。正是基于此,凯恩斯主义者才为福利制度辩护,认为这类政策将会保证个人获得真正的、完整的自由。他们以积极的态度看待政府行为,把政府视为社会保障、失业保险、工会运动等制度的真正捍卫者,认为保护中产阶级、给予劳工讨价还价的政治权利、结束富裕精英的统治地位,是使西方社会更加民主、自由和平等的重要基础。

      与这类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不同,新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信奉的只是“消极的自由”,强调自由的本质是“免于干涉和独立”。他们坚决反对把政府视为普遍福利的合理提供者的观念,坚持认为自由市场政策的任务就在于设计出各种能解除政府服务职能的制度,尽可能地将政府在社会保障、教育、医疗等公共领域的职能私有化和市场化,并且反对反垄断法律、保护环境法规、工会和消费者权益组织等保护性制度安排。他们在这类制度安排中看到的只是个人自由的缩小、政府的失败,并致力于通过对这类制度安排的经验实证研究,揭露和批判其“真相”,证明自由市场的优越性(亨利·勒帕日,1985)。在歌唱自由市场之时,他们倾向于忽视或轻描淡写市场失灵现象,强调政府失灵甚于市场失灵,不相信政府在弥补市场失灵时具有不把事情搞得更糟的能力。自由交易被视为解决这类问题的最佳方案。“管得最少的政府就是最好的政府”成为了他们的座右铭,只不过换了一种说法,即“市场的自我监管优于政府的监管”。

      这一学术群体的正式形成可以追溯到朝圣山学社成立之时。当时,参与的经济学家包括弗里德里希·哈耶克、米尔顿·弗里德曼、路德维希·米塞斯、乔治·施蒂格勒等;后来,几乎所有具有新古典自由主义倾向的重要经济学家都是这一学社的活动的积极参与者。在其后的发展过程中,这一学术群体,通过朝圣山学社、英美自由智库的频繁交往,创造出了同属于一个阵营的感觉。20世纪70年代,新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核心教义日益清晰。随着哈耶克、弗里德曼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在学术界取得突破性的成就,他们拥有一大批追随者。同时,在媒体、基金会、商界和政界也赢得一大批信奉者和宣传者,推动着以倡导自由市场为核心的新古典自由主义思想向主流公共辩论平台和政治意识形态的渗透。在新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家看来,20世纪70年代欧美经济的糟糕表现(特别是滞胀),都是政府行为造成的。欧美国家三分之一甚至将近一半的GDP是由政府依据某种集体主义的政治手段分配的,市场配置资源的空间相对被缩小。因此,他们提出了一整套以自由化和私有化为核心的市场改革方案,呼吁重建自由市场。20世纪80年代及其后,这套改革方案的理念终于获得了政治决策者的认可,先是在英美,后扩散到其他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

      鉴于这种经济学思潮对学术界和决策界的重大影响,审视其中存在的问题,是必须进行的一种重要学术探讨。由于“新古典自由主义”在西方文献中所涵盖的思想领域非常广泛,本文将其范围进行了限制,仅指称建立在个人自由和有限政府基础上的自由市场思想,谓之“新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

    作者简介

    姓名:杨春学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短头条(15字以下用).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