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玩游戏兼职可靠吗

<nobr id="rd3vt"></nobr>

<track id="rd3vt"><listing id="rd3vt"></listing></track>

    <mark id="rd3vt"></mark>

    <delect id="rd3vt"></delect><pre id="rd3vt"><cite id="rd3vt"></cite></pre>

     首页 >> 社科评论
    中西文明互鉴下的儒家与基督教道德修养论之比较 ——以孟子和圣保罗为例
    2019年07月19日 10:50 来源:《理论月刊》2019年第7期 作者:王治军 字号
    关键词:儒家;基督教;道德

    内容摘要:孟子与圣保罗之道德修养论,在显性层面上存在着三点区别:第一,善性与罪性这一人性论之别,这是道德修养的理论前提;第二,善性的存养冲扩与信望爱下的拯救这一道德修养方法之别;第三,内圣外王与神的义器这一道德修养的人格目标之别。但是在隐性层面,二者之间又有着诸多的相通之处。

    关键词:儒家;基督教;道德

    作者简介:

      摘 要:孟子与圣保罗之道德修养论,在显性层面上存在着三点区别:第一,善性与罪性这一人性论之别,这是道德修养的理论前提;第二,善性的存养冲扩与信望爱下的拯救这一道德修养方法之别;第三,内圣外王与神的义器这一道德修养的人格目标之别。但是在隐性层面,二者之间又有着诸多的相通之处。

      作者简介:王治军,哲学博士,民政部培训中心生命文化研究所所长。

      儒家和基督宗教,作为中西方具有代表性的两种信仰和教化体系,除了提供安顿身心超越生死的大智慧以外,还分别提供了修养自身的路径与方法。道德修养不仅要从理论上回答人的生命能否提升,还要从实践上解决怎么提升。在儒家看来,就是人如何能够超越动物本能而彰显天赋的善性;在基督教看来,就是人何以克服人性自身的罪性而趋向于上帝的完善。在这一道德修养理论上,儒家亚圣孟子和基督徒圣保罗的区别非常具有典型特征。所以本文以此二人为例进行对比研究。

      孟子主张通过存养充扩善心善性的一系列修养工夫,来彰显人固有的良善本性,在己成就大丈夫品格,在外通过“为法于后世”建立历史功业。如此则可以实现在历史中不朽。而保罗则主张,只有信仰和委身于神,做神成就公义事业的器皿,才可以得到圣灵的入住,从而实现永恒。这样不仅摆脱了人的原罪,还可以通过死后复活,成为天国里“新造的人”。本文力图分析两者在道德修养的人性论基础、路径与方法和达成理想人格上的区别,并在此基础上探究这两套理论存在的相通之处,谋求儒家与基督教的对话。

      一、善性与罪性——修养的人性论前提之差异

      对于人性的界定,是生命能够提升及何以提升的逻辑起点,是道德修养的理论前提。儒家强调发挥人的主体性,倡导自我觉醒自我提升,是一种注重内在的自我修养与教化理论;基督教则强调只有依赖对神的信仰,才能得到救赎。这显然是根源于两个传统对于人性的不同理解:孟子从人禽之辨出发,而保罗则以神人之别为起点。

      (一)人禽之别与天人合德

      在孟子看来,人之所以有别于禽兽,就在于人具有天赋的善性萌芽,可以通过尽心知性和存心养性来实现人德与天德的契合。人禽之别奠定了人之生命提升的起点,天人合德则解决了人性的来源与归属问题。

      孟子多次指出,人与禽兽的些微之别就在于人有恻隐、辞让、羞恶与是非之心。这“四心”就是一种先天的心理结构,一种向善的倾向性。正是因为有这“四心”,人才能够做出道德行为。孟子所说的“天之所与我者”和“天之降才”都指的是“四心”。但是人禀赋于天的这“四心”却只是一种潜在的特质,是不稳定的和容易丧失的萌芽。若是失去这“四心”,就与禽兽没有差别了。只有通过外在的修养工夫,来保存涵养和充扩之,才能使其发展成为实有诸己的仁义礼智四种品德。

      人之生命可以提升的理论来源与终极目标,就在于人的心性道德与天道天命是合一的,即天人合德。儒家认为,人的生命可以异于禽兽,可以向上提升的超越性来源就在于天,即源于天命;人之善性可以提升和达到的最高目标也是天,即与天道合一。换言之,人之内在的善心善性是外在的天所赋予,又实在地内存于人心之中。因而,人只要意识到自己的善良心性来源于天道,又自觉保存涵养扩充之,实现身心合一,便能实现天人合德的境界。牟宗三先生清晰地洞察到了儒家“天道性命相贯通”这样一种超越境界,他说:“孔、孟都有超越意义的‘天’的观念,此由诗书所记载的老传统而传下来者。至孔子提出‘仁’,则是践仁以知天,至孟子则是尽心知性以知天,其义一也。”

      (二)人神之别与人的原罪

      保罗的道德修养理论建基于人神之区别与人的原罪。一方面,人与神有决定性的不同。神是造物主,人是神的造物;神是永恒不死的,而人是有朽必死的。虽然如此,人却又具有神的形象,人性与神性之间具有一种相似性。《创世纪》记载,上帝是照着自己的形象和样式造人(创世纪1:26),用泥土造人,并且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才成了有灵魂的活人(创世纪2:7)。正如加尔文所说:“所谓上帝的形象,是指人性超过所有其他动物的一切优点而言。因此,这个名词,是指亚当被赋予的完整品性;这就是说,他有清明的智力,有理性所控制的情感,和其他一切调节适宜的感官,并因天性上所有这些优点,是和他的创造者的优点相类似。”

      另一方面,保罗认为:原罪乃是由于人违背神的诫命而产生,而且这种始祖犯下的原罪为后来人所继承。所以,人依靠自身不能摆脱罪的束缚,也不能获得拯救。要摆脱罪的束缚,唯有通过信仰神,凭借神的恩典。马文·威尔森指出,指称罪的希伯来词语是het,来自射箭或射击技艺,意指偏离目标,好像射箭或甩石不中标的。保罗·蒂利希也说过:“罪的本质是不信,一种与上帝疏离的状态,逃避上帝,反抗上帝,或将初级次要的关怀提升到终极关怀的地位。”显然,原罪就是指人对神的旨意的怀疑与违背,指人顺从私欲骄傲自大偏离了神教导的正路,违逆了上帝造人的目的。换言之,人人有原罪就是说人人都有骄傲自大的缺点,都有怀疑和疏远上帝乃至违背上帝意志的堕落性。

      简言之,孟子从人与禽兽的区别立论,强调的是天道赐予人的仁慈恻隐之心,具有向善为善的一种内在心理结构和趋势。而保罗则从人与神的区别立论,强调人的一种违背神的诫命的不完满性。

    作者简介

    姓名:王治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禹瑞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