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玩游戏兼职可靠吗

<nobr id="rd3vt"></nobr>

<track id="rd3vt"><listing id="rd3vt"></listing></track>

    <mark id="rd3vt"></mark>

    <delect id="rd3vt"></delect><pre id="rd3vt"><cite id="rd3vt"></cite></pre>

     首页 >> 应用经济学 >> 金融学
    王国刚:建立以多边机制为基础的国际金融新规则推动共建“一带一路”
    2019年07月18日 11:22 来源:《国际金融研究》2019年第1期 作者:王国刚 字号

    内容摘要:落实“一带一路”倡议,在金融实践层面上需要有效解决巨额资金、资金性质和政治风险等三个难题,因此,应发挥多元化资本结构的机制作用。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原文标题】一带一路”:建立以多边机制为基础的国际金融新规则  

      【内容提要】二百多年来,国际金融规则的发展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一是单边主义界定国际金融规则的时期;二是由美国单边主义操控下的多边主义由盛走弱的时期;三是经济多极化背景下多边机制界定国际金融规则的时期。国际金融规则的形成过程中有三个特点:一是单边规则向多边规则转变;二是“赢者通吃”让位于“合作共赢”;三是多边主义向国际金融市场实操领域的延伸尚待破题。中国的方案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合作共赢。“一带一路”倡议,在落实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和多边主义等五个理念的同时,贯彻着共商共建共享、强化战略对接、注重实践效应、推进互联互通、克服融资瓶颈和强化创新驱动等六个机制。落实“一带一路”倡议,在金融实践层面上需要有效解决巨额资金、资金性质和政治风险等三个难题,因此,应发挥多元化资本结构的机制作用。多元化资本结构可在金融经营机构、金融产品、金融交易场所和多边经济区等四个层面展开,在实践中需要特别关注股权平等、股权融资中的协同运作和股权运作中的长期性等三个方面。

      【关键词】“一带一路”/ 多边主义/ 国际金融/ 新规则

      【作者简介】王国刚,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中国财政与金融政策研究中心教授

     

      2013年9月7日,在对哈萨克斯坦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习近平主席在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中首次提出了“丝绸之路经济带”范畴,不仅强调“为了使各国经济联系更加紧密、相互合作更加深入、发展空间更加广阔,我们可以用创新的合作模式,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以点带面,从线到片,逐步形成区域大合作”,而且提出了加强“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的“五通”方针,标志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正式问世。五年来,这一倡议得到了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积极响应和支持,纳入了联合国大会、联合国安理会等重要决议。同时,一大批早期项目落地开花,推进了这一倡议从理念转化为行动,从愿景转变为现实。

      “一带一路”倡议是一个高瞻远瞩、深谋远虑的宏大构想。它建立在统筹国内、国外两个大局基础上,洞察全球经济政治发展的客观规律和内在趋势,既着眼于中国和平崛起中的经济政治全球化和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实践,又立足于纷繁复杂、波云诡谲的国际经济政治提出的挑战、机遇和路径。这一鸿篇巨制包含了系统理念、实践原则、运作目标、发展路径和操作机制,可以从不同的理论角度进行诠释阐发。本文试图从国际金融规则的形成机制入手,探讨国际金融的发展规律和机理,提出笔者点滴管见,以期抛砖引玉。

      一、多边主义规则:国际金融发展的必然趋势

      从理论和历史的发展线索看,国际金融是随着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尤其是贸易)的发展而发展的。国际金融涵盖国际间的贸易收支、货币汇兑、资金结算、国际信用、直接投资、证券投资和国际货币体系等诸多机制。这些机制既相互联系、相互制约,又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从国际金融规则形成机制角度看,自第一次产业革命以来的200多年,国际金融规则的发展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大致从18世纪到二战结束):主要由单边主义界定国际金融规则的时期。所谓单边主义(Unilateralism)是指经济实力强国利用强权(或霸权)和经济优势,将基于本国单方面利益基础上形成的规则强加于他国及其民众(而不顾及他国和民众的利益诉求)。从国际金融规则形成机制角度看,单边主义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其一,帝国主义国家将本国的货币制度推向殖民地国家。例如,英国殖民地推行着英镑,法属殖民地盛行法郎。这种货币制度的安排,完全由殖民主义国家单方面决定,直接目的在于满足它的对外贸易、对外投资和对外借贷等方面的需要,也是它控制殖民地国家经济政治的一个主要机制。从重商主义的贸易顺差主张到李嘉图的比较利益学说,都以建立英镑统治世界为基础。其二,直接投资和国际信用的资金主要由宗主国流向殖民地国家,与此对应,与借贷资本、生产资本等相关的国际规则基本由宗主国制定。通常情况下,在借用宗主国的国内规则的基础上,这些规则扩展了宗主国霸权的权益,成为保护帝国主义国家剥削殖民地国家的法律准则(同时,也形成了国际金融领域中的一系列不平等规则),由此,宗主国的国内规则演化成了国际规则。列宁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帝国主义国家的借贷资本输出,既要通过借贷资本获得利息,又强迫债务国用这笔贷款购买资本借贷国的商品以获得高额垄断利润,从而“要从一头牛身上剥下两张皮来”。其三,国际金融规则与国际贸易规则连为一体,成为宗主国控制殖民地国家经济命脉、资源配置、产业发展和市场结构的主要机制。在此背景下,殖民地国家的产业布局、技术进步和经济发展围绕宗主国的利益要求而展开,形成了一种以宗主国为“中心”、以殖民地国家为“外围”的“中心一外围”的国际经济分工格局,加重国际经济的不平等和非对称程度。

      第二阶段(大致从二战结束到20世纪末):由美国(美元)单边主义操控下的多边主义由盛走弱的时期。多边主义是指在国际事务中由三个以上国家(或经济体)在相互平等的基础上就共同所关心的国际事务达成的对成员国行为具有约束力的国际规则(或国际协议)。二战后,广大的亚非拉国家掀起了民族独立、国家统一的浪潮,先后建立了拥有独立主权的民族国家,瓦解了存在几百年之久的宗主国与殖民地之间经济政治关系,使得由宗主国单边界定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规则的历史难以延续,取而代之的是多边主义。但单边主义阴魂不散,突出表现为美元霸权和美国金融霸权。从国际货币体系看,1944年建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了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弱化,乃至消解了宗主国一殖民地之间的国际货币机制,有着鲜明的多边主义特点。1971年8月,美国单方面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体现了美国单边主义强权),此后,尽管美元依然是最重要的国际货币,在国际贸易、货币汇兑、国际借贷和国际投资等方面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但随着美国经济在全球相对地位的下降,全球经济多极化的走强。美元走软,国与国之间的货币互换的频度和规模持续扩大并向国际结算、国际信贷和国际投资等领域扩展,国际货币形成机制中双边主义的色彩逐步增强。从国际金融机构看,布雷顿森林体系下所建立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等属于多边国际金融组织,但自成立伊始,世界银行的行长就一直由美国推荐,同时,美国拥有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重大事项表决的一票否决权,因此,它们实际上掌控于美国手中。70多年来,在国际金融发展中,它们发挥的作用趋于下降。1992年的英镑危机、1997年的东南亚危机、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和2010年的欧债危机等都暴露出了IMF价值观和金融功能的短板。另一方面,为了支持区域经济金融发展,1957年3月欧洲投资银行成立,1959年12月美洲开发银行投入运营,1964年9月非洲开发银行设立,1966年11月亚洲开发银行问世,战后几十年间,在国际金融领域中长期存在着由多元性多边机制促成的国际金融机构体系。但是,金融业属于持牌经营的特许行业,在发达国家、主要经济体和新兴工业国之间,受各自的国内法律体系和主权利益制约,在银行、证券、基金、投资、保险等各个金融产业的经营运作中双边主义占主导地位。例如,美国、英国拥有当今全球规模最大、技术最高、品种最全、层次最多的金融市场,他国的金融机构要进入美英金融市场,需要就股权安排、机构数量、业务内容等进行双边谈判,谈判的结果常常实行对等安排;同时,进入美英的他国金融机构、金融投资者等必须全面接受美英的金融监管,美英国家的金融机构和金融投资者进入他国之后也需要全面接受所在国的金融监管。从这个角度上说,国际间的金融市场实际上是一种双边主义安排下的金融市场。

      第三阶段(大致从20世纪末至今,尚在演进过程中):经济多极化背景下的多边机制界定国际金融规则的时期。1995年1月1日,世界贸易组织问世,确立了多边贸易体制的五大原则(非歧视性、自由贸易、可预见性、保障公平竞争、鼓励发展和经济改革),弥补了此前关贸总协定的机制缺陷,标志着迈入21世纪的新型国际贸易体制的建立,为国际金融体制和国际金融规则等的改革提供了贸易、投资、知识产权等方面条件。2006年7月10日,世界贸易组织经与各方谈判后通过了“区域贸易协定新透明化机制”,将区域内外可能产生的贸易纠纷问题和矛盾交由多边贸易体制处理,由此,推进了贸易自由化的深度和广度。1999年1月1日,欧元启动,欧元开始在银行资金借贷、支付结算、外汇交易和债券市场等方面使用;2002年1月1日,欧元的纸币和硬币正式进入流通;2002年7月,欧元成为欧元区国家唯一合法货币。欧元问世标志着多极化国际货币体系迈出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步,从此,在国际货币领域中有了一个能够与美元相抗衡的欧元机制。2010年,中国GDP总量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2017年,中国对外贸易总额达到41106.41亿美元(美国为39562.48亿美元),位列全球第一。如果说欧盟的发展形成了全球经济第二极的话,那么,中国的和平崛起则形成了全球经济的新一极,由此,全球经济多极化格局初步构成。全球经济多极化客观上要求国际金融规则与其相适应,也为建立国际金融多边规则提供了基础性条件。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转化为金融危机,动摇了美元在国际金融中的霸权地位,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呼声此起彼伏。美国推出量化宽松和退出量化宽松给全球经济(尤其是新兴经济体等)带来的冲击、美国对外贸易长期逆差等,更是强化了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这一诉求。同时,随着中国融入国际贸易、国际金融的程度加深,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快速上升。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加入SDR货币篮子,成为仅次于美元、英镑之后的第三大国际货币;截至2018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已与36个国家和地区的央行(或货币当局)实行了货币互换,互换余额达到33437亿元人民币;2017年6月13日,欧洲央行宣布已实现5亿欧元的人民币外汇储备,标志着欧洲已认可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重要角色;2018年5月29日,来自非洲14个国家的央行和政府官员讨论了将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可行性,强调说“人民币在与非洲的贸易中已成为所谓的‘共同货币”’。随着人民币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的提升,到2018年5月,已有超过60个国家和地区将人民币纳入了外汇储备范畴。2012年以后,中国加大了对外投资的力度,国际投资中的“直接投资”余额从5319亿美元增加到2017年年底的14730亿美元,增长了176.93%(其中,2016年对外直接投资余额从2015年的10595亿美元增加到13574亿美元,首次跃居为全球第二大投资国)。

      经济金融的多极化发展趋势严重挑战着美国(和美元)单边主义霸权的“权威”。特朗普上台以后,为了一吐美国单边利益“被忽视”的怨气,也为了重塑美国单边主义的昔日威风,在“美国优先”“美国第一”的理念支配下,不仅退出了由多边主义推进的控制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曾由美国牵头形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而且以贸易为切入点,向欧洲、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中国、墨西哥等众多国家和地区出口到美国的钢铁、铝制品等征收高额关税,掀起了新一轮的全球贸易大战。2018年6月10日,西方7国首脑会议上,德、法、加等6国首脑坚决反对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结果会议不欢而散。2018年7月6日,中美贸易冲突开放(此前,虽然中方再三强调,国际贸易战将是两败俱伤,贸易差额可通过双方协商探讨解决,但美方一意孤行)。毫无疑问,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的较量还是一个长期过程,但从长期趋势上看,多边主义浩浩荡荡,必然得到世界各国和地区的支持,也符合市场经济原则在国际经济金融领域的贯彻;单边主义已不得人心,日渐式微。

      纵观二百多年来的国际经济金融发展历史,可以看到,国际金融规则的形成中有三个特点。

      第一,单边规则向多边规则转变。国际经济金融领域长期贯彻着弱肉强食的理念。发达国家在它们处于强势时,打着援助的旗号,屡屡将市场竞争、优胜劣汰等说道灌输给发展中国家,以求打开发展中国家的国门,占领其市场,获取其资源。在这种背景下,它们常常将本国的规则冠之以“国际规则”“国际惯例”之名,要求发展中国家接受。在经济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发展中国家为了发展本国经济金融,在“国际接轨”名义下也接受了这些单边规则。但随着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实力增强,在国际经济金融中争取平等地位、平等竞争就成为它们的共同诉求;同时,发达国家彼此间存在的不平等在单边主义扩展中进一步加重,使得那些单边霸权主义受害国有了较强的推进多边主义的内在要求。因此,由多边机制形成国际间经济金融规则就成为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国家和地区的共同要求。全球经济金融多极化的发展,既为这种由多边机制形成国际规则提供了基础性条件,又得益于国际多边规则的支撑。从全球经济金融发展的总趋势看,多边规则将日益成为主流机制和主导因素。

      第二,“赢者通吃”让位于“合作共赢”。按照西方经济学理论,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结果。但国际经济金融的实践结果是,二百多年来并无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因国际竞争而被发达国家所吞并,二战后新建立的民族国家在总体上经济发展处于良好态势,国际竞争力明显提高。这印证了国际市场历来是多层次市场,处于同类但不同层面市场之间的国家间缺乏直接的产品(从而资源、技术、价格等)竞争关系;同时,每种商品的市场空间都是巨大的,绝非一国或几国的生产能力所能完全覆盖的(更何况,同种商品的各国和地区居民的具体需求差别甚大),因此,“赢者通吃”不可能成为现实。与此相比,在尊重各国主权(即国家不分大小、强弱和贫富)的平等基础上展开的国际经济金融活动,强调的是相互借鉴、各取所长、合作共赢,反映了绝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在国际经济金融活动中的心声,也有利于达成共识、共同推进经济全球化进程。因此,它必然成为取代“赢者通吃”的国际经济金融理念。

      第三,多边主义向国际金融市场实操领域的延伸尚待破题。各国和地区的金融市场(包括货币市场、外汇市场、黄金市场、债券市场、股票市场、期货市场等)是各自市场经济中不可或缺的构成部分,因此,均在各自的法律制度、体制机制和金融监管等约束下运行发展,他国的金融机构、投资者介入必须遵守这些约束条件。从这个意义上说,贯彻多边规则展开运作的国际金融市场迄今并不存在(当然,也尚不存在国际金融市场中应遵守的多边规则)。虽然世贸组织协定中涉及了一些与贸易、投资相关的金融规则的安排,巴塞尔协议中也针对银行业提出了一些基本要求,欧洲央行对成员国的货币制度和货币政策也有具体规定,但它们都还不是直接针对金融市场的多边国际规则。因此,要突破双边主义的约束,形成有利于金融市场国际化的多边规则,是一个尚待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展开的论题。

    作者简介

    姓名:王国刚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文齐)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国际金融》.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