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玩游戏兼职可靠吗

<nobr id="rd3vt"></nobr>

<track id="rd3vt"><listing id="rd3vt"></listing></track>

    <mark id="rd3vt"></mark>

    <delect id="rd3vt"></delect><pre id="rd3vt"><cite id="rd3vt"></cite></pre>

     首页 >> 文联
    国产儿童电影的历史、现状与未来
    2019年07月19日 13:48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年悦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新时代语境下我们要更好地发挥儿童电影美育、德育、情感教育功能,既要继承和发扬中国电影教育历史传统,又要结合当下中国社会现实情况。更重要的是,需要充分发挥电影的特性,将其艺术性、趣味性、教育性与想象力完美结合,真正做到寓教于乐。 

     

      2019年中国电影暑期档市场已经成为多国儿童电影的竞逐战场之一。先有美国皮克斯动画系列电影《玩具总动员4》与日本宫崎骏经典作品《千与千寻》拉开序幕,继有以萌宠取胜的《爱宠大机密2》 、“真狮版”《狮子王》 、日本国民IP 《机动战士高达NT》等多部进口动画电影展开激烈角逐。而国产动画电影《猪猪侠·不可思议的世界》 《哪吒之魔童降世》 《未来机器城》 《罗小黑战记》《赛尔号》 《全职高手》 《天池水怪》等作品也将集中在暑期档上映。

      然而与国产动画片的火爆场面相比,今年暑期档上映的国产儿童故事片仍然相对较少,其中聚焦教育和家庭的影片《学区房72小时》 《银河补习班》 ,以及拉华加导演的藏族儿童电影《旺扎的雨靴》尤为值得关注。以此反观当下国产儿童电影创作形态,不难发现其呈现为依靠动画电影支撑的局面。因此,在当前国家倡导加强儿童影视教育的形势下,迫切需要分析国产儿童电影发展历程,并在此基础上探寻美育视野下儿童电影发展的基本规律及其未来走向。

      国产儿童电影的历史经验与道路 

      回顾国产儿童电影发展之路,从20世纪20年代但杜宇导演的《顽童》 《弃儿》 《小公子》 ,到郑正秋、张石川编导的《孤儿救祖记》 《苦儿弱女》 《好哥哥》 《小朋友》 ,再到《苦学生》 (管海峰编导) 、 《苦儿流浪记》 (邵醉翁导演) 、 《儿童之光》 (黄天始编导) 、 《小孤女》(杨小仲编导) 、 《迷途的羔羊》 (蔡楚生导演) ,以及《三毛流浪记》 (赵明、严恭导演)等,中国早期儿童电影开创了一种“孤儿叙事”传统,即以写实主义影像风格揭示城市底层流浪儿童生活之艰辛,由此探讨彼时诸多社会问题,也由此形成了中国儿童教育电影传统。在这一时期中国早期动画电影也取得较高成就,万氏兄弟万古蟾、万籁鸣和万超尘作为中国美术片最早的开拓者与探索者,合作完成了《大闹画室》 《国人速醒》《民族痛史》 《龟兔赛跑》 《骆驼献舞》等多部动画短片。1941年,万氏兄弟执导中国第一部动画长片《铁扇公主》 ,该片以其创制传统及民族特色成为世界电影史中经典动画杰作。

      新中国成立后,政府主管部门通过种种举措有效发展少年儿童电影事业,并从观念认知、政策方针、电影实践、发行放映等诸多方面逐步探索与建构儿童电影体系。“十七年”时期产生了《鸡毛信》 《祖国的花朵》 《哥哥和妹妹》 《红孩子》 《红领巾的故事》 《马兰花》 《英雄小八路》 《宝葫芦的秘密》 《小兵张嘎》 《小铃铛》等儿童影片,塑造了海娃、张嘎子等一批深入人心的少年儿童形象。这些影片兼具思想性和艺术性,深受几代少年儿童电影观众的喜爱。与新中国成立前儿童电影的“孤儿叙事”相比,“十七年”儿童电影呈现为赞美新中国少年儿童幸福生活以及培养社会主义建设接班人的“社会主义新少年”叙事,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这些影片在风格上更为清新、活泼,并力图密切配合新中国少年儿童教育工作,着重培养儿童发扬革命传统和爱国主义精神。这一时期也是儿童动画电影的繁荣时期,木偶片《小小英雄》 《机智的山羊》和《雕龙记》 ,剪纸片《猪八戒吃西瓜》 《渔童》 《济公斗蟋蟀》 《人参娃娃》及《金色的海螺》开拓了美术片的新片种,并产生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水墨动画《小蝌蚪找妈妈》和彩色动画长片《大闹天宫》 。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儿童电影进入了发展的黄金时期,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的成立推动了儿童电影创作的繁荣以及儿童电影批评队伍的壮大。在此过程中产生了一大批优秀作品,例如《四个小伙伴》 《应声阿哥》《小刺猬奏鸣曲》 《岳云》 《十四、五岁》 《红象》《少年彭德怀》 《哦,香雪》 《我的九月》 《来吧,用脚说话》 《杂嘴子》 《苗苗》 《城南旧事》 《泉水叮咚》 《红衣少女》 《我和我的同学们》 《我只流三次泪》 《豆蔻年华》等影片,在国内外获得许多重要奖项。相较于“十七年”时期的电影创作倾向,改革开放以来儿童电影创作进行了多元类型尝试。尤其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国产儿童科幻电影获得重要发展, 《霹雳贝贝》 《大气层消失》 《疯狂的兔子》等影片的出现对此后同类型电影具有开拓意义,也为中国儿童带来了全新的视野和审美感受。这些影片充满神奇幻想、儿童情趣,以及丰富的想象力和创意,场景设置自然朴实,并以其本土化科幻色彩赢得广大少年儿童的好评。

      当下儿童电影的困境与反思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在国家文化产业政策的推动之下,民营资本进入电影领域,中国电影开始推行“院线制” ,由此进入了产业化快速发展通道,儿童电影产量也随之逐年上升,但是能进入院线的儿童电影则少之又少。此前主要依靠国家政策扶持的国产儿童电影在产业化改革中面临空前挑战。2004年,国家广电总局联合五部委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少年儿童电影工作的通知》 ,专门设立少年儿童电影创作专项资金以扶助儿童电影生产。在相关政策支持下,中国电影市场上出现了《暖春》 《乒乓小子》 《红孩儿大话火焰山》 《海洋朋友》 《长江七号》 《隐形的翅膀》 《火星没事》 《寻找成龙》 《七小罗汉》等影片。

      2012年以来,伴随互联网化与媒介融合程度日益加深,中国电影创作格局多元化明显,“网生代”创作力量崛起。很多导演如李睿珺、张大磊、文晏、鹏飞、周全等不约而同选择儿童题材和青春题材作为其表现对象,创作了如《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 《八月》《嘉年华》 《米花之味》 《西小河的夏天》 《过春天》 《旺扎的雨靴》等作品。他们以儿童和青少年视角展现当下中国社会现实的不同侧面,构成了中国青少年电影创作的新锐力量。

      在动画电影方面,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牛气冲天》的成功开启了此后《喜羊羊与灰太狼》系列电影以及《洛克王国》 《赛尔号》《猪猪侠》 《熊出没》 《新大头儿子小头爸爸》等低幼作品IP改编热潮,使得依靠动画剧集粉丝为基础的动画电影发展模式一直呈稳步增长趋势。与此同时,伴随中国电影工业水平和制作经验方面的发展,产生了《西游记之大圣归来》 《大鱼海棠》 《大护法》 《风语咒》 《白蛇:缘起》等口碑票房双赢的动画作品,促进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民族化与市场化探索。

      即便如此,国产儿童电影的未来依然长路漫漫。回顾改革开放以来的儿童电影创作经验与道路,可以发现儿童电影作为一项事业在国家层面主要围绕两方面展开:一方面积极鼓励儿童电影创作努力提升思想水平和作品质量;另一方面以财政补贴等方式大力推进儿童电影放映,开展暑期展映活动与相关儿童电影评奖、评优等电影教育实践活动。国产儿童电影所面临的困境,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动画片占比过高,其他类型主要集中于战争题材、现实题材及奇幻题材,导致类型单调失衡。第二是儿童电影在数量和质量上呈弱势地位。虽然儿童电影产量在逐年增长,但是广大少年儿童在影院和学校中依然很难看到儿童电影,无法满足当下观众日益增长的精神需求。第三,在儿童电影公益发行和儿童观影方面政策实施效果尚不明显。儿童电影事业肩负教育和娱乐双重使命,尤其当下儿童影视教育的重要性不断被提到新高度,引发全社会重视。面对全球化时代及融媒体环境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如何利用中国独特的文化资源和本土优势开拓儿童电影创作类型探索和艺术创新,如何能吸引更多的儿童电影观众走进影院,这是当下国产儿童电影发展面临的关键问题。

     

      美育视野下国产儿童电影发展走向 

      2018年11月21日,教育部、中宣部联合印发《关于加强中小学影视教育的指导意见》 (教基〔2018〕 24号)中,提出充分发挥优秀影片在促进中小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中的重要作用。文件强调中小学影视教育的重要性,并对影视教育的工作目标、工作任务等方面作出规划指导。这项指导意见给作为当下美育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的儿童电影提出新的发展要求,呼唤更多的国产儿童电影精品产生。

      在新时代语境下我们要更好地发挥儿童电影美育、德育、情感教育功能,既要继承和发扬中国电影教育历史传统,又要结合当下中国社会现实情况。更重要的是,需要充分发挥电影的特性,将其艺术性、趣味性、教育性与想象力完美结合,真正做到寓教于乐。电影是最具世界性的传播媒介与艺术样式,十分易于儿童接受,因此在引导和塑造儿童价值观方面具有特殊效果。尼尔·波兹曼曾指出以“印刷术”为首的大众媒介的产生与“童年的消逝”具有密切关联,特别是电视等电子媒介的出现,使儿童与成人之间的界限逐渐消失。尤其在当下面对互联网新媒体、流媒体对中国电影市场的巨大冲击、分流和改变,以及儿童观影互联网化、碎片化的特征,使得儿童获得信息方式面临全新的机遇和挑战,越来越多的教育学家和心理学家在关注儿童文化传播媒介的变化。

      这一变化要求儿童电影创作一方面要符合儿童本位,另一方面要把握融媒体时代的电影特性与儿童电影观众特征。符合儿童本位就是要以儿童为主体创作真正符合儿童身心发展特点的作品,并吸引及培养儿童电影观众和未来的电影创作者。而儿童身心发展的特殊性要求儿童电影在取材及人物形象塑造上符合儿童接受能力,又要利用细化分众策略,有针对性地拓展不同年龄层儿童电影发展空间。尤其要注意的是,当今“网生代”儿童电影观众自幼成长在互联网文化浸润之下,其互联网思维、跨媒介叙事能力、视听语言掌握程度对当下儿童电影创作提出更高要求。因此,国产儿童电影创作不但要充分考量儿童心理发展特点,增强影片想象力、互动性和参与感,也需要开发杂糅类型,尽力避免陷入低幼化陷阱。此外,还需要特别注意“网生代”儿童观众特点,努力搭建儿童电影全媒体平台,敏锐捕捉时代变化气息与当下儿童现实生活中出现的新事物、新问题,拓展影片探索儿童现实生活和精神世界的深度和广度。

     

      有关部门高度重视推进影视教育在中小学校园的普及工作,在当前提倡电影美育契机之下,国产儿童电影发展依然需要借助国家政策扶持,出台政策鼓励儿童电影创作,尤其是加大对青年导演的扶持以及儿童、青少年创作队伍的培育。在影视教育纳入中小学教学计划的基础上,要继续注重培养少年儿童影视艺术素养和审美能力。特别要注重讲好中国故事,充分利用中国传统文化资源,实现儿童电影教育所承担的重要文化使命,开创新观念和新风格,促进更多优秀儿童电影创作、生产和放映。

      与此同时,在国家倡导儿童电影教育形势下,我们应该更加认真探索中国儿童电影艺术教育的基本规律,壮大儿童电影理论研究队伍。总结中国儿童电影在百余年历史进程中形成的独特经验与道路,在当前建构“中国电影学派”的背景下推动“中国儿童电影学派”的建构与阐发,加强儿童电影教育研究,从而使儿童电影创作与理论研究相互促进发展。

      除此之外,国产儿童电影发展还需要充分学习和借鉴美国、英国、日本、北欧等国家和地区儿童电影创作经验以及电影教育相关成果,保持与世界电影的互动关系,在全球化格局中发展壮大自己,成为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载体。

        (作者系天津师范大学音乐与影视学院讲师) 

    作者简介

    姓名:年悦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