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玩游戏兼职可靠吗

<nobr id="rd3vt"></nobr>

<track id="rd3vt"><listing id="rd3vt"></listing></track>

    <mark id="rd3vt"></mark>

    <delect id="rd3vt"></delect><pre id="rd3vt"><cite id="rd3vt"></cite></pre>

     首页 >> 文联
    无意识的自由:论中国传统戏剧舞台时空
    2019年08月16日 16:08 来源:《戏剧艺术:上海戏剧学院学报》2016年第6期 作者:陈恬 字号
    关键词:中国传统戏剧;时空自由;时空转换;时空变形

    内容摘要:中国传统戏剧舞台时空处理的特点,在其封闭自足发展的漫长岁月中几乎不被察觉,直到20世纪初,随着对西方异质戏剧的发现,这一特点才成其为特点而真正进入学术讨论。

    关键词:中国传统戏剧;时空自由;时空转换;时空变形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陈恬,南京大学文学院。

      关键词:中国传统戏剧;时空自由;时空转换;时空变形 

      内容提要:由于长期以西方写实主义戏剧作为参照,人们倾向于认为中国传统戏剧拥有无限的“时空自由”。实际上,在时空转换方面,中国传统戏剧和西方写实主义戏剧的区别不在于时空本身接续与并存的秩序,而只在于确定时空的手段是物质的还是非物质的。相比之下,更具有中国传统戏剧特点的是时空变形,以西方戏剧剧场作为参照,可以看出这一特点根植于中国传统戏剧的本质:史诗、抒情诗和戏剧体诗的成分始终处于一种混杂的状态,戏剧时空因而在客观性和主观性之间摇摆。而如果以自觉追求多样化时空形态的西方当代剧场实践尤其是后戏剧剧场作为参照的话,那么中国传统戏剧的“时空自由”显然属于历史范畴而非体系范畴,它在本质上只是中国传统时空观在戏剧舞台上的朴素体现,是一种无意识而有限度的自由。

     

      中国传统戏剧舞台时空处理的特点,在其封闭自足发展的漫长岁月中几乎不被察觉,直到20世纪初,随着对西方异质戏剧的发现,这一特点才成其为特点而真正进入学术讨论。在当时的历史语境下,西方写实主义戏剧很自然地成为中国传统戏剧的参照系。和西方写实主义戏剧的比较使人们倾向于认为,中国传统戏剧舞台拥有无限的“时空自由”,而且,这种“时空自由”被默认为中国古人自觉意识的选择。令人遗憾的是,相较于西方戏剧漫长而复杂的历史进程,相较于西方戏剧在20世纪从“戏剧剧场”到“后戏剧剧场”的发展和革新,我们为中国传统戏剧设置的参照系却始终只是写实主义戏剧①。在这种背景下,所谓“时空自由”几乎成为不再需要讨论的学界共识,即使最有意义的思考,也仅仅局限于对其具体表现进行分类归纳和案例描述。笔者认为,要认识和评价中国传统戏剧舞台时空的特点,仅仅罗列所谓“时空自由”的具体表现,显然是远远不够的。只有将视野扩大到西方写实主义戏剧之外,我们才有可能在比较中追溯这种自由的根源,以及探索这种自由的边界(后者更为重要)。

      一、时空转换:物质化与非物质化

      戏剧是时间和空间的艺术。时间是戏剧的持续性和接续的秩序,空间是戏剧的广延性和并存的秩序,两者构成一个整体的系统。在任何情况下,戏剧演出所持续的时间和戏剧舞台所占据的空间——剧场时空总是有限的,而戏剧所表现的人类生活的时间和空间——戏剧时空则倾向于无限,两者之间因此形成一种张力。在不同历史时期和不同文化背景中,人们对这种张力的敏感程度有很大的差别,也因此形成不同的戏剧舞台时空形态。

      就整体而言,西方戏剧史是一个高度关注舞台时空问题并积极寻求对策的持续过程,尤其是文艺复兴以来的戏剧剧场,其协调张力的主要方向是使戏剧时空尽可能接近剧场时空。17世纪新古典主义理论家提出的“三一律”就是这种努力的结果,它将亚里士多德所要求的行动整一扩展到时间和空间的整一,认为如此舞台上的一切才显得真实可信,观众才有可能发生移情作用,而这就是戏剧的美学价值和道德价值所在。“三一律”虽然因其过分刻板教条而在后世不断被质疑和批判,但是在整个戏剧剧场时代,使戏剧时空接近剧场时空的原则并没有被打破。而且随着世俗生活特别是中产阶级家庭生活逐渐成为戏剧舞台的主要内容,戏剧时空越来越集中到有限的室内场景中。与此相应地,舞台美术的发展趋势是从透视法背景到三维室内空间的日益物质化。19世纪以来的写实主义剧场尤其重视细节的精确性,强调每一部剧作都应该有专门的、独特的设计,这就不断强化一个无限接近剧场时空的真实、精确、高度物质化的戏剧时空。

      对于中国传统戏剧而言,在遭遇西方戏剧之前近千年的发展中,无论是演员还是观众,几乎察觉不到戏剧时空和剧场时空之间的张力。三十出以上的全本传奇,生旦悲欢离合,时间跨度通常总要三五年以上;空间则从陈留到洛阳,从金山寺到雷峰塔,从天庭到地府,在一个非物质化的空的舞台上,并不感到有什么不便。中国传统戏剧理论中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关于时空问题的讨论。只有当五四时期的先进知识分子以西方写实主义戏剧作为参照时,中国传统戏剧的舞台时空问题才开始引人注目。甚至在著名的新旧戏剧论争中,成为双方攻击/捍卫中国传统戏剧的一个焦点,并由此进入学术视野。

      并非偶然的是,《新青年》杂志的两个文学专号,一个是“易卜生专号”,一个是“戏剧改良专号”。当胡适先生批评中国传统戏剧的戏剧时空远远超出剧场时空时,显然就是以易卜生式的写实主义戏剧为标准的,他还特别提到了《玩偶之家》和《人民公敌》两剧。《玩偶之家》三幕三个场景,《人民公敌》五幕五个场景,相比之下,中国传统戏剧尤其是全本传奇时空转换太过频繁,就显得“不讲究经济方法”,“出目多是一种时间上的不经济,场景多则是一种设备上的不经济”[1](P.17)。后来的学者不再持“新青年派”那样激进的否定态度,不过他们所选用的参照系仍然是易卜生式的写实主义戏剧,于是中国传统戏剧的这种“不经济”成为所谓“时空自由”最主要的表现。

    作者简介

    姓名:陈恬 工作单位:南京大学文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