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玩游戏兼职可靠吗

<nobr id="rd3vt"></nobr>

<track id="rd3vt"><listing id="rd3vt"></listing></track>

    <mark id="rd3vt"></mark>

    <delect id="rd3vt"></delect><pre id="rd3vt"><cite id="rd3vt"></cite></pre>

     首页 >> 哲学 >> 外国哲学
    韩骁:胡塞尔“构造”概念的三种图式
    2019年07月19日 09:52 来源:《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韩骁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Three Schemas of Husserl's Concept of Constitution

      作者简介:韩骁,男,哲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编辑。北京 100732

      原发信息:《云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第20186期

      内容提要:“构造”概念是胡塞尔现象学的核心概念,它被用来刻画意义如何向我们显现。索科拉夫斯基认为,胡塞尔分别在静态现象学和发生现象学阶段采取了“静态构造”的形式—质料图式和“发生构造”的一元论图式。笔者将指出,随着后期胡塞尔现象学的推进,构造的含义将更加复杂,它同时指示了自我在世界视域之中的横向结构,以及绝对时间意识支持着世界经验、并与其相互交织的纵向结构。笔者也将在此基础上,提出第三种构造图式。

      Constitution is a key concept of Husserl's phenomenology.Husserl uses it to clarify how meanings manifest to us.As Sokolowski puts it,Husserl applies the "matter-form" schema to describe static constitution,and he also uses a monistic schema to illustrate genetic constitution.However,I attempt to present the defects of these two schemas,and raise a third schema of constitution,which will illuminate a more complex landscape of the later Husserl's phenomenology.In this schema,the horizontal structure of "a subject being in the world" and the vertical structure of "the absolute time-consciousness underlaying the world experience" will be revealed,and every meaning manifests itself in these structures.

      关键词:胡塞尔/构造/图式/静态现象学/发生现象学/Husserl/constitution/schema/static phenomenology/genetic phenomenology

     

      “构造”(Konstitution)概念在胡塞尔现象学中有着枢纽性的作用。胡塞尔借助构造概念来描述意义如何向我们显现。但“构造”概念在胡塞尔整个思想发展历程中也呈现出多种形态。索科拉夫斯基在1970年的经典著作《胡塞尔构造概念的形成》中就梳理了这一概念从静态现象学到发生现象学时期的变迁,并总结出了“静态构造”和“发生构造”的不同“图式”(Schema)。但随着后期胡塞尔手稿的问世,越来越多更深层的现象被揭示,索科拉夫斯基所提出的图式也面临新的挑战,而这些挑战实际上早就以各种隐蔽的方式寓于胡塞尔公开发表的学说中。其中,主体性悖论带来的一系列困难是最为棘手的:人如何既是“对世界而言的主观存在(Subjektseinfür die Welt)”,又是“在世界之中的客观存在(Objektsein in der Welt)”?(cf.Hua VI,182)①胡塞尔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向着进行构造活动的先验主体回溯,把自然态度下的“客观实在”彻底还原为先验主体构造的现象。这样,先验主体既构造客观存在的“人”(Mensch),又构造和自我共同存在的“先验他人”,最终构造着预先被给予的“世界”视域。(Hua VI,185-190)自我在主观存在与客观存在间徘徊的紧张状态因而得以解除。

      然而,上述解决方案只是将主体性悖论转化成了一个新的问题:在世界之中生存的自我及其世界,如何呈现在先验主体的意识生活中?在此,“构造”概念的含义已经悄然发生变化。笔者将表明,在“自身构造”(Selbstkonstitution)和“世界构造”(Weltkonstitution)的语境下,索科拉夫斯基提出的“静态构造”图式和一元论的“发生构造”图式都不再能够描述如此深层和复杂的现象。我们需要一个新的构造图式,来刻画世界和自我的生成,以及两者之间的原初互动关系。胡塞尔在后期若干手稿中的论述给了我们启示。笔者将基于这些手稿,提出第三种构造图式。这种图式同时从纵向上刻画了“原—自我”(Ur-Ich)和“非—自我”(Nicht-Ich),或者说绝对时间意识和世界经验之间的奠基和交织关系;从横向上刻画了被体验的被动性领域和主动性领域,或者说世界与自我的意向活动间的动态触发关系。由此,新的构造概念将突破批评者们诟病已久的“意向活动—意向相关项”这一狭窄框架,使每个意义向外辐射出它们背后无限延展的世界视域和历史纵深。

      一、静态构造的图式

      胡塞尔的“构造”概念具有很多含义。我们可以谈论对象的构造、自我和人格的“自身构造”、世界视域的构造、自然的构造、客观时间的构造,等等。它们呈现出的模式各不相同。不过,在诸多类型的“构造”中,索科拉夫斯基提炼出了“静态构造”和“发生构造”两种基本图式。这也成为讨论构造问题时必然要回应的经典范式。

      胡塞尔的现象学研究以意向性结构为核心。众所周知,意向性就意味着“关于”某物的意识。经过现象学还原,意向性结构中的对象就不再是主体“之外”的实在物,而是先验主体的相关项。而胡塞尔通常所说的“构造”概念也不是指本体论意义上的“创造”,而是指客体侧的事物及其意义(意向相关项)向主体(意向活动)显现、被主体理解。根据门施(Mensch)的说法,对象的构造呈现出奇特的“多中有一”(one-in-many)结构。[1](P46)简言之,我们在意识中只有对对象的视角式(perspective)理解。我们意识中的实项(reell)内容,即感觉材料或质素,仅仅来源于对对象某个侧面的知觉。只有通过先验自我的意向活动,它们才获得了围绕着“对象极”的统一性。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不仅获得在直观中实际被给予的内容,还会共同意指对象未曾向我们显现的侧面。对超越对象的意指正是在“在场”和“缺席”的统一中完成的。这样,我们对对象的意指总是超出我们意识中真实感觉到的内在。尽管对象以不同方式、不同侧面向我们显现,却始终保持自身同一。因此,胡塞尔也将被构造的对象称作“内在的超越”。

      前期的胡塞尔基本上是在静态模式下探讨构造现象。从《逻辑研究》到《观念》,胡塞尔始终采用感觉材料(或感性内容)被立义(或统觉)的图式来理解构造概念。[2](P54-58)简单来说,就是我们通过主动的意向(Intention),激活作为“实项内容”的感觉材料,并通过由此产生的“意向内容”去指示对象本身。或者用索科拉夫斯基的话来说,静态构造应用了“形式—质料”的图式:行为或意向活动作为“形式”,使作为“质料”的感觉材料具有了意义。只不过在《逻辑研究》中,胡塞尔只关注了“行为”(Akt)一侧;而在《观念》时期,胡塞尔则认识到一方面意向活动(noesis)激活质素(Hyle,即《逻辑研究》中的感觉材料),另一方面则产生了与此平行的意向相关项(noema)结构,我们通过后者实现对对象本身的指涉。例如,我们看到面包的颜色、质地,闻到它的香气。但这些感性内容并不足以构成“面包”这一意义。但当我们开始注意这个感觉材料的集合体,并将它“看作”(taking…as)面包时,才完成对眼前“这个”面包的指称。在静态构造的分析中,低阶层次和通过统觉形成的高阶层次间形成了一种“奠基”关系。不仅在最一般的知觉现象中可以应用“感觉材料—统觉”图式,在任何一组奠基—被奠基关系上,都有类似的情况。正如门施所说,构造是一种“多层级(multi-layered)的过程”,这其中都有自发性自我对低阶现象的统觉作用。“在一个层级上被当作‘被构造对象’者,在一个更高层级上也能被当作一种进行构造的经验……一个层次上被看作‘超越的’,在下一个层次又会被看作‘内在的’。”[1](P45)对奠基关系的揭示能够帮助我们充分认识到对象意义的结构和层次。

      但随着现象学还原的深化,胡塞尔发现对奠基关系的静态分析无法告诉我们意义是如何具体发生的,尤其是无法说明在第一次构造某个对象时,存在着怎样的意义发生机制。这也是胡塞尔称为意义的“原创制”(Urstiftung)的根本问题。显然仅仅用“意向”和“感觉材料”这种结构性要素无法说明这些问题;毋宁说,主动的“意向”和被动的“感觉材料”如何生成、如何结合,恰恰是需要说明的问题。由此出发,静态分析也无法进入到更深层的视域现象:在客体侧不仅仅有通过对象极而获得统一的意义,还有对象在其中显现的视域和作为“视域之视域”的世界。相应地,在主体侧也不仅仅有一个空洞的自我极,还有不断涌流的内时间意识以及在意向历史中沉淀的意向成就。静态构造模型无论在解释“视域”和“世界”的显现,还是“单子”或者“功能主体”的生成时都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胡塞尔必然要采用历时性的发生分析方法。

    作者简介

    姓名:韩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