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玩游戏兼职可靠吗

<nobr id="rd3vt"></nobr>

<track id="rd3vt"><listing id="rd3vt"></listing></track>

    <mark id="rd3vt"></mark>

    <delect id="rd3vt"></delect><pre id="rd3vt"><cite id="rd3vt"></cite></pre>

     首页 >> 社科关注
    新中国70年进程中的乡村治理与自治
    2019年08月11日 08:26 来源:《社会科学战线》2019年05期 作者:公丕祥 字号

    内容摘要:中国的乡村生活是一个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的有机体,展示出丰富多样的区域社会的独特性。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中国的乡村生活是一个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的有机体,展示出丰富多样的区域社会的独特性。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乡村治理与自治走过了一段极不平凡的历史进程,深刻反映了国家与乡村关系的剧烈变动及其转型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为适应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建构与国家治理的社会法权要求,范围广泛的农业合作社运动以及随后的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体制的确表明国家权力大幅度地延伸到乡村社会治理的各个领域,乡村自治缺乏赖以存在的社会政治条件。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的中国改革开放历史新时期,为乡村治理与自治的转型变革提供了广阔的空间。1982年《宪法》通过国家根本大法的形式,用政社分开的乡政村治体制取代了“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体制。其后的1987年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试行)以及修订后的1998年村委会组织法和2010年村委会组织法,旨在把乡村自治活动纳入制度化、程序化、法治化的轨道。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乡村治理革命获得了新的强大动能。中共十九大提出了“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的战略性任务。2018年的新村委会组织法反映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深化村民自治实践的法权要求。这充分表明新时代的国家与乡村的关系正在经历深刻重塑的过程,乡村治理与自治发展迎来了历史性机遇。

      关键词:70年;乡村治理;村民自治;法治;国家与乡村

      在当代中国,乡村社会治理与法治发展具有自身独特的历史品格,是一个交织着正规化与非正规化的双重治理机理的运动过程,其深刻地反映了来自国家规则与制度的正规化机制与渊源于乡土社会法则或法理的非正规化机制之间的对立统一关系。因之,乡村社会治理与法治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广泛存在于乡土社会之中的村落共同体及其乡村自治程序之构造。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年来,乡村自治与乡村社会治理秩序的运动变化经过了极不平凡的历程,对中国的法治发展及其现代化进程产生了重要影响。本文拟对这一论题进行初步研究,藉此把握70年进程中乡村治理与自治的历史运动轨迹及其时代启示。

      一、初期的乡村治理与自治

      中国的乡村社会是一个交织着经济、政治、社会、法权、文化、民族、历史乃至地理诸多方面因素或条件的具有浓郁乡土风格的村社共同体。“从基层上看去,中国社会是乡土性的,在传统中国,以郡县制度为主轴的专制主义中央集权体制,形成一种强大的国家力量,将国家意志与基层社会内在地联结在一起。诚然,作为国家治理体系的基础的县制政区,不仅构成乡村社会治理的基层单位,而且向下延伸建立了具有特定地域管辖范围的多样性的县以下政区治理体系或准基层政区的治理系统,从而保证了国家机器在广大乡村社会的持续运转。从总体上看,传统中国的乡村社会自成一体,具有内在的封闭性“乡土社会的生活是富于地方性的。地方性是指他们活动范围有地域上的限制,区域间接触少,生活隔离,各自保持着孤立的社会圈子。”乡土社会是以区域性或地方性的自然空间为枢纽的村落有机体。在长期生产生活过程中形成和衍化的有着明显区域性特征的乡俗与惯例,成为基层乡村社会生活关系的调整机制,从而逐渐构造出一种自发生长的乡土社会的自治程序。而那些在乡村社会生活中保持着传统威望的绅士阶层,往往成为基层乡村自治秩序的主导者,以致形成所谓皇权与绅权并行不悖的传统中国政治结构的“双轨制”。

      晚清政制改革在致力于建立县乡两级基层行政体制的同时,试图仿效近代日本维新变法的经验,遵行官治与自治相辅相成、自治乃“助官治之不足”的地方自治主旨,在开掘传统中国乡绅自治文化的基础上推行地方自治改革。按照清廷宪政九年筹备事项清单的安排,拟于预备宪政“第六年城镇乡地方自治一律成立,厅州县地方自治则限年内粗具规模;第七年厅州县地方自治一律成立”。不过,从各省办理地方自治的进展情况来看,地方自治改革的推进不尽平衡,效果迴异;清廷颁行的《城镇乡地方自治章程》(1909年1月18日)和《府厅州县地方自治章程》(1910年2月6日)的施行状况亦不理想。因此,辛亥革命之后的1914年2月,袁世凯下令暂缓推行地方自治。进入民国时期以来,综合考量国内外社会政治情势,袁世凯于1914年12月决定重启地方自治进程,颁布《地方自治试行条例》(1914年12月29日)。此后,北洋政府先后制定《县自治法》(1919年9月7日)、《市自治法》(1921年7月3日)和《乡自治法》(1921年7月3日)。其后的南京国民政府亦把推行以县(市)为自治单位的地方自治作为“训政”时期的重点任务之一,颁布《县组织法》(1929年6月5日公布,1930年7月7日修正)和《市组织法》(1930年5月20日)。然而,从晚清到民国的地方自治进程,始终贯彻着政府官治主导、地方自治辅之的二元化的乡村社会治理主轴,政府官治与地方自治之间内在融合、实为一体。因之,政府始终主导着乡村社会自治体系的构建,地方自治缺乏独立存在的地你“不免徒具自治的虚名了”。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开辟了创设新型的社会主义国家治理体系和法治发展类型的历史新纪元,中国的乡村治理与自治由此开启了现代转型发展的进程。实际上,任何一场剧烈的社会变革运动,要实现其预定的目标,不仅要从根本上改变旧的国家治理体系及其制度安排,进而创造新的国家治理体系,形成新的制度机制,而且要在新的国家治理体系及其制度依托的基础上,致力于建构有机的乡村社会治理秩序,释放广大社会民众建设新国家与新生活的巨大社会能量。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国家生活的重心就是要在逐步实现国家制度重构的基础上恢复秩序与建构秩序。其间,土地改革运动、贯彻婚姻法运动和农业合作化运动等,对于基层乡村治理新秩序的形成产生了重要影响。土地改革运动是初期乡村社会生活领域中的一场伟大的革命。这一革命用农民的土地所有权制度代替了传统的封建地主土地所有权制度,从而实现了亿万农民“耕者有其田”的千年夙愿,建立了国家还进行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贯彻婚姻法运动,以便确保1950年5月1日颁行的第一部婚姻法的有效执行,推动了社会关系领域的革命性变化。这场中国婚姻关系领域的深刻变革运动,以乡村社会为重点,着力解决一些基层司法机关和区乡、村干部干涉婚姻自由、支持落后思想和封建恶习的突出问题,建立诸如调解、巡回审判、定期访问已处理之婚姻案件当事人、公开审判、示范审判等审理婚姻案件的基层司法机制,进行了群众性司法斗争,从而彻底废除了传统的封建家庭伦常秩序体系,建构了新型的婚姻家庭制度,为构建乡村社会新秩序打下了坚实的社会基础。

    作者简介

    姓名:公丕祥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